韻達快遞香港寄件 > 特別推薦 > 正文

寧城古塔,鐫刻千年滄桑故事

遼中京——遼國興盛時期建設的一座陪都,位於現在的赤峯市寧城縣境內。公元1007年的春天,隨着蕭太后和遼聖宗耶律隆緒的一聲令下“擇良工於燕、薊,董役二歲,郛郭、宮掖、樓閣、府庫、市肆、廊廡,擬神都之制,號曰中京,府曰大定。”

在我國波瀾壯闊的歷史長卷中,曾扶搖而起一個搏擊長空的鷹之族——契丹。這個民族建立的大遼國,雄跨長城內外,以今我國北方遼河流域為核心地區轟轟烈烈地拓創了200餘年的輝煌。

自建成之後的百餘年間,遼中京一直是北方的經濟政治中心,各方商賈雲集,使者絡繹不絕,繁華一時。遼代帝王常駐在這裏,接待宋朝、朝鮮等使臣。內城西廊以西地帶分佈有驛館,有接待宋朝使臣的大同驛,接待高麗使臣的朝天驛,接待西夏使臣的來賓館等。公元1125年,金國滅遼,金代改稱其為北京路大定府,中京城依舊是全國統治塞北的政治中心。元朝時期,大寧路作為塞北的交通樞紐和商貿中心,成為了草原絲路上的重要節點。明代初年在此設大寧衞,廢於明初大火燒城(公元1399年),歷時三百九十二年。

時間一寸一寸挪移,歷史跨越千年,曾經輝煌一時的遼中京,今天的寧城縣天義鎮鐵匠營子與大明鎮老哈河北岸一帶,如今只剩下三座寶塔,微風吹拂,遠遠就能聽見風搖古塔角鈴,透穿空間的音律,走在梵唱的清音之上,高塔握雲,俯視三千世界。

遼中京大明塔,一座微笑的寥廊,一座盡收眼底的虔誠……

外邊的人走進來,裏面的人走出去,跨過瘦弱的河流,就一腳跨進温馨的田園,長長的老哈河,舉着一個名叫城裏的村莊,陪你細品曾經盛世繁華的遼中京。

從遼統和年到飄逸的而今,幾多的貫穿,幾許的俯瞰,燃燒着太多的熾烈與尊重。

走在綠植與雙塔之間,恍若進入時光隧道。婉約與豪放,銜接歷史的縫隙;古樸與清新,演繹歲月的風生水起。

光陰往來,飄忽無盡。千年之前,人們也是這樣祈福,轉山轉水轉佛塔,追尋的是內心的澄明與安寧。千年之後,是否同樣的腳步,在時間裏來去……

大明塔周圍,遼代的古城牆已傾塌。輕輕的,叩擊每一塊青磚,是否,這裏的每一個縫隙,都有歷史的滄桑?靜靜的,傾聽每一處回聲,是否,這裏的每一縷輕風,都有故事流淌?從夢裏到夢外,大明塔以神聖的地標,深深根植在寧城人純潔的心靈上。

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巍然矗立的大明塔、被近處“熙熙攘攘”的村莊包圍,這份流轉千年的鄉愁綿延不息。

“六和浮玉向曾登,仰瞻空懷最上層;觸緒題詞詎可置,遇鏡忘言實未能”乾隆帝《題大寧塔》帶着讓人陶醉的古韻。沒有史家考證的章節,它本身就是千年的通史;沒有文人詠歎的詩詞,它本身就是亙古的豐碑。

川流不息的歲月,就這樣交付在“春雨驚春,冬雪雪冬”裏。二十四節氣是時間的節奏,冷暖流轉。塔基旁,頹廢的城牆上集起了白雪,千年的時光細碎、頑強,隱伏旋律。花開一個輪迴,鳥鳴一段回憶,風吹草動,不見牛羊,彷彿只見一本厚厚的書,任風翻閲。

一定是有誰打翻了什麼吧?當激昂的吶喊呼嘯而來,眥目盡處,金戈鐵馬,鏗鏘作響。那麼,就讓我們與歷史對望,拾一縷塵煙,做一個思想者,傾聽,歷史的九曲迴腸。

藍天碧草之間的佛塔,矗立成大遼往事,走近你,就走進了歷史。你的厚度,就是歷史的厚度。

[責任編輯:賈小燕]

相關閲讀